苹果不限制次数软件

,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!

我和王探对视了一眼。

其实,我是在和使用王探脑力的瞳一对视。

瞳一眼中闪过一丝了然,显然,他记起了什么。

即便王探脑力逆天,也会有遗漏的地方,眼下就是了。

“师弟,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我笑着看他一眼。

“师兄,这次是我大意了,好险。”王探作势抹了一把额头,但他额头那里并没有冷汗的说。

“俩想到什么了啊?快说。”

宁鱼茹着急了。

我和王探交换了个眼神,异口同声的说:“千相道庭大长老!”

这七个字一出口,效果杠杠的,客厅内的人都张大嘴巴的愣在了当场。

大家都想起了灭杀佘演他们之时的那一幕(详情回看858章)。

每日都是美美的

当时,从佘演口中获知了恐怖讯息,蛇眼佣兵团背后站着的是千相道庭大长老,一个明面就是通天境后期修为的超级大人物!

但我还是下令斩杀了佘演等祸害,没给大人物留面子。

眼下,朗琉璃突兀的传来战书,让我不得不怀疑,千相道庭大长老已经到了方内。

若此事为真,那喜岸古城大宴塔约战就是个大陷阱了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“如果真的有千相道庭大长老参与进来,那凭着蝙蝠异兽他们,能护住我不?”

王探语声发紧的问。

我暗暗琢磨了一下,轻声说:“够呛啊,那厮在方外摆在明面上的道行等级就是后期通天境,但是不是晋升到巅峰通天了,谁都不敢说。”

“即便他还不到巅峰通天,但只凭后期通天境这五个字,吊打我方三尊通天高手不成问题。更不用说,这家伙是大长老,手下必然有一帮子心腹爪牙,鬼知道内中有几尊通天?”

“这些家伙汇同箓佛寺一众老和尚,若是设下了埋伏,咱们有可能真的折在那里,除非,我单人赴会……。”

我刚说到这里,宁鱼茹他们齐齐喊叫:“不行。”

都不同意我单刀赴会。

王探起身来回的走了好几圈,驻定后看向我,凝声说:“虽然只是推测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喜岸古城大宴塔之行危机重重的,我建议舍面子留里子,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师兄,这次就别冒险了,这个名头嘛,没有的性命贵重。”

王探建议我临阵反悔。

其实这是瞳一的意思,他这等心思的人物,做事当然只考虑得失。

但我不同啊,我还想要个脸。

看我阴晴不定的,王探补充说:“如果师兄实在放不下脸面,那么,邀周爵宫主那天赶过去坐镇吧,没有事最好不过,万一千相道庭大长老领着妖魔鬼怪截胡,有周宫主在场,也能镇住场面。”

这话一说,宁鱼茹他们的眼睛都亮了。

我沉吟半响,这才说:“这方式不太好,我们刚救了周宫主,转头就要人家过来拼命,施恩图报的感觉太不好了,很容易消耗光彼此之间的友谊。们别急,距离下月九号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呢,我先想想别的办法,也许,就不用周爵来救场了。”

“有什么办法?”宁鱼茹他们齐声追问。

“不好说,这样儿,过几天我出一趟远门,们等我的消息就是。”

我挠挠头,如此回应。

大家伙面面相觑了许久,只能点头认下。

我出门必然会带上蝙蝠异兽或是史黑藏他们的,安方面不必担心,伙伴们只是好奇我做的什么打算?

不是我故意搞的神神秘秘,实在是,事儿没成之前,不想大张旗鼓的宣扬,希望太大的话,一旦落空,失望就会增大。

集体会议散场,各忙各的去了。

随后的两天时间中,我陪着宁鱼茹到处购物逛游,看电影、喝咖啡,如同正常的情侣一般约会,过的其乐融融的。

二千金这个电灯泡始终跟在旁边,但距离我足够远,她还是很有眼力价儿的。

宁鱼茹更是懂事,没追问我的行动计划。

就这样优哉游哉的过了两天。

第三天清晨,我乘坐蝙蝠异兽升空,身边只有二千金跟着,调整好方向,风驰电掣的飞行出去。

驴道友和史黑藏留守总部这边,万一有强敌来犯,只凭他俩就能保住方内道馆了。

至不济,带着一众道友跑路是没问题的,对此我有超强信心。

瞳一不会轻易露头的,这方面倒是不必过分担心。

至从有了蝙蝠异兽后,天涯海角和近在咫尺快要划等号了,以往遥不可及之地,乘坐蝙蝠异兽,用不了多点时间就能抵达,比私家飞机更快更安更牛掰。

不过是一个多小时,我已到达目的地的上空。

距离地面五百多米的悬浮着,蝙蝠异兽施展了幻术,地面的人即便拿着望远镜也别想看到我们。

二千金从蝙蝠异兽脖颈旁探头向下看,即便今儿晴空万里、骄阳高悬,但下方的地界还是被重重阴气包围着。

确切的讲,被厉害禁制围着。

但我的眼力进化了多次,看穿禁制并不费劲。

下方,是一座恐怖道观,旧杏观!

没有错,正是‘环动千葬局’所在的那个旧杏观。

数年前,我的七魄被莫弃烧施法勾到木傀儡之后,在这地界中经历了一番生死磨难。

血竹桃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,甚至,蝎妙妙、熊霹雳和牡丹他们,也是从此事之后跟随于我的。

方内道馆最初的班底,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!

从我所在的城市乘坐飞机到这地方,至少得八小时左右,但乘坐蝙蝠异兽,不过一个多小时我已经到了位置。

在半空回想往昔种种,我只能感叹一声:“恍如隔世!”

这可不是虚话,不说其他,只说九命闭环中的多世经历,那就是多少次人生了?

我端坐在扩大到十几米大小的蝙蝠异兽后背上,脑中闪过坟碑镇中的种种,重点落在男孩莫十道和当年那个阴狠成性的姜紫淮身上。

按照他们的时间线去计算,不管是莫十道还是姜紫淮,甚至瞳一血月,都是和我(姜度)打过交道的。

但我根据自己以往的经历来猜测,这三个家伙遁逃进空间入口之后,定是发生了某种我不知晓的变故,所以,他们三个的记忆中都没有了我的存在。